資訊與活動

融入異鄉

融入異鄉
外籍漁工安迪是一位個性較不容易融入團體的人,來台一年多已經換了四個雇主,每次都是他自己要求變換雇主的,而好幾次都差點超過轉換的期限。

工作自由

工作自由
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工作的權利,當然雇主也有自由選擇員工的權利,這一切權利都是受到法律所保障,一切只要合乎法律規定,就能保障其自由。

被強迫的意願

艾迪是一位離島的外籍漁工,在某天突然來電新事專員,電話中靦腆地問著,請問是傑森先生嗎?我是艾迪,我遇到麻煩了,可以跟您討論一下我的狀況,看有甚麼方式可以幫助我。專員請艾迪先別緊張,請他慢慢地說明他遇到的問題,再來討論看用甚麼方式來解決問題。

疫情下的同理心

在全國防疫三級警戒期間,一名家庭看護工阿米來電,告知新事專員幾天前雇主突然跟她說沒辦法再聘用她了,阿米聽了突然很錯愕,心想來這雇主家照顧阿公快九個月,這幾天也沒發生啥事情,早上還跟阿公有說有笑的,怎現在就突然不雇用了。

不能說的秘密-移工轉換雇主的潛規則

今年夏天五六月開始,夏天的溫度一直創新高,人們一直往室內有冷氣的地方躲來躲避這豔陽的熱情溫度,但有一群人卻是沒有辦法選擇躲避,他們工作生活在漁港,港口邊的溫度更是炎熱,有時候在大熱天正中午氣溫最高時,他們正在海上作業或是在港邊整理漁貨及漁具,無法因為天氣的冷熱而選擇工作的時間與地方。

隨風漂泊的游子 – 外籍漁工如皮球般的處境

阿丁是一位來台工作三年多的外籍漁工,新事的工作人員遇到他是在北部漁港港口邊的報廢沙發上,當時他正躺在沙發上發呆,正愁沒有工作,沒地方住,只能靠港口同國籍的漁工給予食物援助。那時阿丁告知原本他在中部的漁港工作,雇主不要他,跟他解約了,仲介要他自己去找工作,他心想,語言不通怎有辦法找工作,於是就流浪到北部的漁港。後來透過新事的協助,換了仲介也找到了位於中部的新雇主,開始在中部的漁港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