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與活動 / 原住民

火爆少年的蛻變

「我不想再讓爸爸媽媽擔心,我想成為更好的人,一個能成為家庭支柱的大哥。」阿承(化名)向社工傾訴自己對爸媽的愧疚以及對自己的期許,過去脾氣火爆的少年已不在,蛻變成會反省自我、會為家人著想與付出的哥哥。

在服務中蒙福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在這喧鬧紛雜,以自我為中心的世代,有多少人會真正奉獻自我,犠牲自己時間來來為某社區或社群從事服務工作呢?有!當然很好,我們為此感到欣慰與恩賜~沒有!也不必驚愕,因為大家都會說太忙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讓我為你伴奏

「你們想唱什麼歌?我來伴奏!」曾在其他機構接觸過吉他的敏佳(化名)在新事課後陪伴班小試身手,雖然還不夠熟練,但初嘗被人圍繞一起彈唱、被肯定的滋味,早已溫暖心頭。 剛接觸到敏佳時,他並不是人緣好的孩子,在學校少有知心好友,家裡也因為發生過一些變故而氣氛相當消沉,僅靠一位親人工作來補貼家用,經濟負擔壓力很大。

迷「網」少年

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已經不再是說聲早安,而是拿起手機看什麼訊息遺漏了,誰在網上找了我,吃飯時大家開始了科技冷漠,不在與身邊的人交談,一整天的生活我們花了一半的時間緊盯著小小的螢幕,甚至讓一些青少年覺得螢幕裡才是一個理想世界,從而逃離了生活進入了網路之中。

灰暗裡的色彩

我們對家的印象是什麼呢,是結束一天的勞累後一桌還溫熱的飯菜?是歡笑與淚水總有人可以傾訴?還是吵吵鬧鬧但又有不可抹滅的羈絆?在小敦(化名)的印象中,「家」卻好似一個冰冷的代名詞,緊張又對立。

找一個歸屬

人們總說青少年時期是狂飆的時期,但那些情緒的不穩,正是青少年對環境敏感、在人際與環境中建立自我認同的過程,那時的他們、還有曾經的我們,其實也都是想尋找自己的角色、自己的歸屬在哪。 若美(化名)也是如此,在「大人」身上總得到管教、責備,這些絮絮叨叨再聽也是刺耳,但「朋友」不會如此對他:在幫派朋友面前他能自在做自己。於是,中學時期的若美,差點加入幫派。

來自你內心的光芒

「你做的真棒!」發自內心溫暖的鼓勵,在煥煥(化名)家中並不是常見的風景,煥煥的兩個手足也從小開始便在外尋找與建立自我價值。大的成了人們眼中所謂「流氓」,抽菸、喝酒、翹課、鬧事,小的因為成績不好天天被學校和家裡罵,在課業上找不到自信,也開始對學習興致缺缺。

轉動追逐目標的齒輪

看著自己的成績單,快要迎來大考的阿遠(化名)開始後悔過往的自己總一次又一次將時間荒廢掉。「我絕對要追回來!」於是,他下定決心要好好用功補上進度,想考上自己喜歡的學校,也對未來有更多的選擇空間。這是他現階段的目標。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