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與活動 / 職災

終於可以過個欣慰的年了! – 過勞死與職災賠償的曲折

從多年前國道五號遊覽車翻覆事故開始,過勞的議題進入人們的視野,長期高壓高工時導致工程師猝死、疲勞駕駛造成連環車禍、職場過勞導致上班族憂鬱症自殺等相關新聞層出不窮。直到近期藝人高以翔因連續17小時進行高強度運動於拍攝途中昏倒,送醫後搶救無效而宣告死亡,又給社會大眾敲響了一記沉重的警鐘。

跳下去!情境下最好的選擇?

職業災害是每一位勞工都有可能遭遇的問題,職業災害的範圍不單指上班過程中受的傷,就連上下班從家裡到公司的過程中出車禍或遭遇不測,也包含在職業災害的範疇中。儘管爭取權益的過程會很艱辛,傷疤一次次地被揭露、面對不熟悉的法律問題,以及加重經濟負擔的醫療費用始終是勞工們在工作中受傷後擔心的議題,職業災害保護法的保障一直是勞工們最基本的防護網,只是偶爾仍然會有些許模糊地帶。

家庭幫傭可以安心工作嗎?從職業災害看現實與理想的差距

家庭幫傭不只是移工的工作,也有許多本國勞工以此工作賴以維生,尤其現在退休年齡延後,政府也不斷在推動二度就業,但當這些勞動力投入職場後,從事家庭幫傭的勞工真的可以安心工作嗎?現實跟理想真的一樣嗎?讓我們來看看下面這則故事吧!

當職業災害遇上家庭暴力-家庭中的多元議題

許多前來新事求助的勞工和家庭,並不一定只會存在一種問題,有時候狀況是多元而複雜的,社工們在了解勞工的問題後會再根據個案需求幫忙連結相關資源。服務的過程中永遠有未知的謎底等著我們去探索,我們要懂得抽絲剝繭,要懂得將答案排列組合,唯一不同的是謎題總有解開的一天,而人們身上的問題卻不全然有正確答案,端看人們如何去面對。

職災勞工生涯興趣探索團體-我的未來不是夢

本中心於11/30舉辦職災勞工生涯興趣探索團體-我的未來不是夢的活動。根據服務經驗顯示,多數職災勞工在重返職場的過程中遭遇重重困難,除了要面臨治療、復健的漫漫長路,更因為長期脫離原本就業環境、職業技能受到身體限制等因素而被迫脫離原本的職場,在遭受身體的創傷與心靈的挑戰後,職災勞工們缺乏對於再就業的意願與熱情,自信心也在面對職災的過程中漸漸褪去。

《桃花源記》真實上演 從職災勞工看都市中的邊緣人困境

陶淵明在《桃花源記》裡有一段話這麼寫著:「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住在這裡的先人早前為了躲避秦國戰亂,攜家帶眷歸隱山林,與世隔絕,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乃至於他們不知道他們身處的是漢朝,更不曾聽聞魏晉南北朝的存在。 你相信到了2019年的現在,還有人過著類似的生活嗎?

外送職災怎麼辦?新事了解你心事 你的權益保障是我們的事

10/10國慶日當天,也就是連假第一天的深夜,馬姓外送員在桃園遭小貨車撞擊身亡,沉痛的消息令家屬悲慟欲絕。然而,這只是一連串事故的開端。接連幾天,各地紛紛傳出大大小小的外送員車禍事件,輕則車體受損,重則不幸身亡。

橋垮了 船沒了 受傷了 然後呢?

橋,可以再蓋,船可以再建,但是目睹事故的傷者、罹難者呢?大部分的人看到了漁工的處境,卻很難真正地了解他們內心深處的擔憂。新事10/04帶著物資、水果來到醫院探視傷者,傷口狀況已經穩定的幾位漁工跟我們表示,比起身體上的傷,更擔心船沒了,工作該怎麼辦、能不能獲得賠償?

一天也好 平凡的幸福就能燃起我的溪望!

一場職業災害帶來的傷痛遠不只是生理上的疼痛,更多的是心理的創傷,「為什麼是我?」、「我以後該怎麼辦」,從受傷的那一刻起,這些問題便會在勞工的內心徘徊,揮之不去的陰影與壓力壟罩在他們自己和周遭親友的身上。為了舒緩職災勞工及其家人的緊繃的情緒,新事社會服務中心於108年9月21日舉辦【十分與我約會平溪遊】活動,協助其暫時轉換環境,享受與家人共處的溫馨時光,並從中習得舒壓的技巧。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