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與活動 / 移工

牙痛VS.移工的困境

卡地曼來自東南亞國家的一個偏鄉地方,來台從事外籍漁工工作快一年,某天突然牙齒疼痛不堪,完全無法工作,臉頰腫向雇主反映,希望雇主可以帶他去看醫生,但由於雇主忙於工作,就請卡地曼自行聯絡仲介。仲介在卡地曼第一次到台灣帶他去雇主家後,就再也沒有碰過面,也沒有聯繫過,其中一次工作滿半年的健康檢查也是外包醫院協助。當卡地曼嘗試聯繫上仲介時,發現仲介沒有翻譯人員,呈現一個雞同鴨講的狀態。

防疫無國界,家人健康工作才安心

台灣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經穩定下來,解封新生活正在復甦,外籍漁工也不例外。但印尼籍漁工的母國疫情狀況卻每況愈下,每天新增的確診案例及死亡案例不斷攀升。因為防疫物資和觀念的缺乏,導致狀況越來越糟糕。 外籍漁工們雖人身處在台灣的環境,但他們在母國的親友們,卻還在嚴重的疫情中生活,讓漁工們每天都在擔心焦慮中,深怕家鄉的親人有人感染確診。

問題不等於人的行動改變

當問題來臨時,有人選擇面對,勇敢解決問題,當然也有人選擇逃避,任由問題無止盡的擴大。有些人對於解決別人的問題很有能力,但是當問題臨到自己時,往往卻變得惶恐甚至不知所措。問題能夠被解決受到幾個因素影響,如自身的知能、當下的判斷能力、以及自身的經驗主觀意識、還有面對於問題時的角度,都是影響著問題解決的過程及結果。

安心團聚不傷薪

某次漁工阿發在我們關心他的工作及生活時,告知他的太太在外縣市從事家庭看護工,每次週日阿發休假搭車去看他太太,他太太都需要特別請假才能出來,每請一天假就被扣一天薪水,雇主及仲介告知他太太,因為她的薪水是計算整個月的工作天,所以每請一天假就要扣一天的錢。新事專員特別告知在台灣家庭看護工休假是7天休1天且不能扣薪,若有問題可以透過申訴管道來得到協助。

同理多一點,共好社會即刻開始

外籍漁工阿地,來台工作兩年多,育有兩名幼子,剛離鄉到台灣工作時,其中一個小孩還在襁褓中,留下太太與兩名子女在母國生活,獨自一人到台灣來打拼,為了讓家人生活能夠好一點,阿地在異鄉不同的生活文化,以及無法溝通的語言困境中,忍受一切陌生茫然的衝擊,默默的努力工作。有時工作中,因為不懂船長的意思,導致做錯事情常常被挨罵,但心想著母國的太太及小孩,所以忍下在台灣所有的不愉快,相信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斜槓移工的許可外工作

在現今世代,工作者思考的問題已經不再是該如何去找到工作,而是如何去創造工作找到收入或是成就感。斜槓的概念,剛好為現今工作者在職場上變化找到一條路,透過自己的能力,去找到更多的出路,當然移工也不例外。

由防疫來看移工證件保管問題

新型冠狀病毒防疫期間,新事外籍漁工行動服務隊依舊持續關懷和培力外籍漁工,透過港邊實際接觸、網路通訊軟體的互動及訊息的宣導,關懷漁工的生活、工作狀況及知能的提升。由於防疫期間口罩仍然是政府管控用實名制的方式購買,外籍漁工因為工作生活環境都在偏僻地區,再加上防疫期間減少外出到人多的地方,所以他們的口罩大多數需要仰賴雇主或是仲介的協助,才能有口罩可以使用。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