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與活動

牙痛VS.移工的困境

卡地曼來自東南亞國家的一個偏鄉地方,來台從事外籍漁工工作快一年,某天突然牙齒疼痛不堪,完全無法工作,臉頰腫向雇主反映,希望雇主可以帶他去看醫生,但由於雇主忙於工作,就請卡地曼自行聯絡仲介。仲介在卡地曼第一次到台灣帶他去雇主家後,就再也沒有碰過面,也沒有聯繫過,其中一次工作滿半年的健康檢查也是外包醫院協助。當卡地曼嘗試聯繫上仲介時,發現仲介沒有翻譯人員,呈現一個雞同鴨講的狀態。

安心團聚不傷薪

某次漁工阿發在我們關心他的工作及生活時,告知他的太太在外縣市從事家庭看護工,每次週日阿發休假搭車去看他太太,他太太都需要特別請假才能出來,每請一天假就被扣一天薪水,雇主及仲介告知他太太,因為她的薪水是計算整個月的工作天,所以每請一天假就要扣一天的錢。新事專員特別告知在台灣家庭看護工休假是7天休1天且不能扣薪,若有問題可以透過申訴管道來得到協助。

斜槓移工的許可外工作

在現今世代,工作者思考的問題已經不再是該如何去找到工作,而是如何去創造工作找到收入或是成就感。斜槓的概念,剛好為現今工作者在職場上變化找到一條路,透過自己的能力,去找到更多的出路,當然移工也不例外。

由防疫來看移工證件保管問題

新型冠狀病毒防疫期間,新事外籍漁工行動服務隊依舊持續關懷和培力外籍漁工,透過港邊實際接觸、網路通訊軟體的互動及訊息的宣導,關懷漁工的生活、工作狀況及知能的提升。由於防疫期間口罩仍然是政府管控用實名制的方式購買,外籍漁工因為工作生活環境都在偏僻地區,再加上防疫期間減少外出到人多的地方,所以他們的口罩大多數需要仰賴雇主或是仲介的協助,才能有口罩可以使用。

不分國籍的愛正在蔓延

在一個偏鄉的小鎮上,有一位高齡快九十歲的阿嬤,因為子女都不在身邊,都在城市裡生活工作,老伴在幾年前也過世了。 子女希望媽媽能夠跟他們去城市裡住,但阿嬤在這地方生活超過一甲子的時間,到其他地方生活怕不習慣,所以一直堅持在這個小鎮上生活不肯離開,小孩因工作忙碌,幾乎很少回來看她,她的三個小孩,大家一起出錢幫媽媽請一個來自東南亞的看護工阿妮來陪伴,並照顧阿嬤的生活起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