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與活動

這種時候, 我可以怎麼做?

本中心於110年7月25日舉辦第二場「移工婚育諮詢與宣導」線上課程,經由台北市勞動力重建運用處指導,共有28位移工學員參加。課程中經由郭怡青律師的教學,印尼、越南、菲律賓的雙語專員即時線上翻譯,讓參與的移工瞭解聘僱法規、性平法等相關法令,加強移工能夠保護自身權益,及建立移工對於求助管道的認識,培養外籍移工危機處理能力。

德運號上的無奈與期待

聽說過權宜船嗎?意思是船東將船隻註冊在其他國家、掛上他國的船旗,屬於註冊國管轄的船隻,這些船東通常會選擇掛籍在漁業管理鬆散,沒有意願和能力執行國際漁業管理法規的國家。位在八里的台北港內,有一艘雜貨輪船—德運號,就是屬於外籍權宜船,船東是大陸籍,該船隻註冊在貝里斯,船上總共有兩位中國籍與六位緬甸籍船員。

再也受不了

莎蒂是一位印尼籍家庭看護工,雇主的家就在漁港邊。莎蒂時常帶照顧的阿公在漁港邊曬太陽,因此有時候新事行動服務隊會在港邊遇見她,有時候她會向專員詢問一些法規與權益,偶爾也會告知在港邊近期發生的事情,與服務隊關係很好。

千里外的求助

新事行動服務隊在漁港外展時,常常遇到印尼籍漁工多尼,愛家的他常常在休息時間與家人視訊,每次遇到多尼除了關心近期的工作狀況,同時也關心他的六歲女兒,每次聊到女兒時,他就很驕傲地跟我們說,他女兒很愛跳舞,舞跳得很漂亮,希望爸爸可以栽培她跳舞,讓她可以跳得更好,在言語間看見一個父親的驕傲。

孤單的海上世界

新事社會服務中心專員在某次外展漁港中,接觸到境外聘僱的遠洋印尼籍漁工迪馬薩,他來自於萬隆,在台灣的遠洋漁船已經一年三個月了,是第一次在台灣的漁船工作。之前曾經在中國籍遠洋漁船工作過,合約未滿因家裡有事就返回母國。由於學歷低,在母國工作收入不高,一直找尋再次出國工作的機會,有個朋友就邀約一起去台灣漁船工作,因為經濟壓力,於是就答應了朋友,開始了台灣漁船工作的旅程。

被強迫的意願

艾迪是一位離島的外籍漁工,在某天突然來電新事專員,電話中靦腆地問著,請問是傑森先生嗎?我是艾迪,我遇到麻煩了,可以跟您討論一下我的狀況,看有甚麼方式可以幫助我。專員請艾迪先別緊張,請他慢慢地說明他遇到的問題,再來討論看用甚麼方式來解決問題。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