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省察,迎向未來的漁工

社工的職責就是協助服務的族群或是個案,建立正確的認知,及培力當遇到困境時的正向處理能力。

阿府是一位新事輔導將近兩年的外籍漁工,起初遇見阿府是透過他的仲介所認識,因為阿府跟仲介吵著要換雇主,阿府覺得他無法接受船上的工作方式,但仲介一直無法協助幫阿府與原雇主解約。

阿府的仲介是在某次港邊時,遇見新事外籍漁工行動服務隊的社工專員,說到阿府的個性及脾氣非常硬,無法跟船上的同事一起好好工作,總是獨來獨往,常常跟別人吵架,揶揄別人的工作方式,弄得也不知道該如何幫助阿府。在社工專員協助仲介及阿府一番溝通後,仲介決定不再服務阿府,也跟雇主說,讓阿府自行去找尋新雇主,不要再雇用他了。

阿府離開雇主後不久,很幸運的,透過同鄉找到新的雇主,並在新的仲介協助下辦理相關文件,阿府也開始在船上與新的同事一起共事捕漁工作。但不到三個月,阿府的個性依舊,看不慣船上其他的人工作態度及方式,因此在船上其他人都不太願意與阿府當朋友,阿府覺得自己被孤立霸凌,於是請仲介協助轉換到其他船隻工作。

這樣的狀態,在兩年內,阿府已經換了五個仲介、六位雇主。轉換原因不外乎是阿府總覺得自己的作法才是聰明的,為何其他人都要用笨方法工作,是別人的問題。在這期間,新事社工專員透過好幾次的對談了解到阿府的成長背景。阿府從小父母就不在身邊,是透過奶奶把他帶大的。他來台灣工作是為了賺錢,報答奶奶的養育之恩,不然,他也不願意到國外,去面對這樣陌生的環境及雞同鴨講的溝通方式。

在每次阿府的轉換雇主及仲介時,社工專員總是苦口婆心地與阿府溝通,引導他去了解自己的問題,並讓阿府知道海洋捕撈業是團隊的工作性質,無法一個人就能夠在船上捕魚,必須要相互幫忙才能完成的。但每次阿府總是回應他知道,他會改變自己的個性,嘗試與其他人一起共事。但是每當轉換雇主沒幾個月,專員就收到阿府的來電抱怨,訴說著別人的不對與愚蠢,讓他很難一起工作。

這次,社工專員再次收到阿府的來電,希望能與社工專員見面,於是約了時間在港邊碰面。

一碰面時,阿府就開始劈哩啪啦的抱怨,船上同鄉如何霸凌孤立他,不願意跟他一起工作,處處針對他,他覺得還是換雇主好了。社工專員心裡知道阿府的成長背景因父母關係,缺乏安全感,所以,比較武裝自己,難融入團體生活。

因此,這次社工專員帶著較嚴肅的口氣與阿府溝通,讓阿府思考,海洋捕撈工作本就是團體工作,無法自己一個人去完成,必須要相互合作,這樣也比較安全。再加上過往服務過的仲介也都抱怨阿府的個性,不願意再服務阿府,這樣下去容易讓自己陷入無人協助的狀況,同時會造成工作斷斷續續,影響到薪資收入,這樣就無法賺錢報答奶奶的養育之恩,也無法讓奶奶過好的生活。轉換雇主時,若是超過法規的轉換雇主期限,就必須要離開台灣返回母國,否則將會成為失聯移工的身分,許多狀況將無法受到保障,容易被欺負。

阿府思考後,紅著眼眶告訴社工專員,他也想要跟同鄉好好相處工作,但就是很容易忍不住自己的極端個性,讓自己與船上同鄉爭吵。社工專員告訴阿府,若是當自己負面情緒上來時,就想想自己為何到台灣工作,想想養育自己的奶奶,想想自己的初衷,這樣或許就能夠將脾氣忍住。阿府答應社工專員將會好好工作,不會再亂換雇主,請社工專員繼續幫助他。社工專員同時私下與阿府船上的同鄉溝通,請同鄉幫助他,同理阿府的成長過程,並給予機會,讓阿府能夠順利在台灣工作賺錢報答奶奶,將來平安的回到家鄉與奶奶相聚。

長期以來漁工一直是被外界忽視的一群,2017年開始新事中心走近這一群海上兄弟,除了生活關懷,更實際解決他們遇到的法規、薪資、職災、醫療、轉換雇主、人口販運等問題,深入24個漁港,實地解決外籍漁工的困難,也看到因語言的隔閡,大多數漁工不知自身權益也不知如何求助,忍受著嚴苛的勞動環境,辛苦工作、收入微薄,是沒有被保護的一群人,祈盼您的捐助,一起深度陪伴,讓服務深耕,成為外籍漁工的守護者,請按下我要捐款」或電洽(02)2397-1933 #122 ,感謝您的響應與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