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與活動 / 論述

不一樣了 ?前進竹東 為原民青少年重建溫馨園地

「尤尼!我找到你了~換你當鬼!」北戶從小山坡跳到草叢抓住了尤尼。 尤尼生氣地喊著:「吼~不公平!都是阿鬧告訴北戶我躲在哪裡!」 阿鬧慚愧地說:「好啦好啦~不然我們一起到小瀑布底下抓蝦子!」 小時候的尤尼就是這樣在部落長大的…………

安心的家

安置在新事庇護中心的移工,每當有了新工作要離開時,除了會依依不捨的跟大家話別,也會特別感謝中心的社工員與生輔員對她們的幫助和照顧,還會想念在庇護中心這段時光。而工作人員看著她們容光煥發,帶著滿滿的能量重新出發,心裡充滿欣喜與安慰,誠摯地為她們送上最衷心的祝福。

誰是我們的《姊妹》

種族或階級之間的歧視始終是個難以完全根除的嚴重問題,也是許多文學或影視作品中的主題。我想起曾經看過的一部電影~姊妹(英文原名:The Help),也是以種族歧視為主題。這是一部在2011年上映的美國電影。故事的背景為1960年代的密西西比州,內容是講述一位女大學生,因為無法認同美國社會對黑人女傭的歧視現象,因此毅然決定運用自己的才能幫助這些女傭爭取權利的故事。

守護『這些人』

    以前總覺得自己的生活很狼狽、很挫折,好像沒什麼值得盼望的,但聽完「這些人」的故事後,我對生活的看法改觀了許多。「這些人」為了讓家人能夠衣食無憂,因此離鄉背井,鼓起勇氣來到陌生的國度,在陌生的城市,聽著陌生的語言,沒有喘息的空間,沒有訴苦的對象,也沒有反抗的權利,只能日復一日默默工作。

自己的權益,自己要爭取!

小怡在公司倉庫理貨時不慎摔落,導致骨折,當她請假的時候,雇主卻跟她說:「要請假請這麼久嗎?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跟我說!」 小怡不想就這樣放棄自己應有的權利,於是上網搜尋了很多資料,了解到在工作時受傷,是屬於職業傷害。所以發生職災的勞工應該可以請公傷病假,並依勞基法第59條請求職災補償。

我們不一樣

〈我們不一樣〉是人人都聽過的流行歌曲,KTV必點的熱播歌曲,聽到移工們唱著這首歌時,心中特別感慨,也許他們並不了解全部歌詞的意思,但是對於整首歌中重複出現很多次的「我們不一樣」一定非常有感,因為他們離開故鄉,來到一個說著不一樣的語言、有不一樣的氣候、不一樣生活習慣的地方。

『蒙召建構一個新移民和移工的家園』

台灣地區主教團訂定九月最後一個主日為移民日,全台各教區在這一天各自慶祝,一方面喚醒本地教友意識到台灣新移民及移工的貢獻以及所產生的多元族群與文化的社會,另一方面是聚集新移民與移工一起感恩與歡慶這屬於他們的日子,促使新移民與移工能夠認識與運用教會的服務以改善處境,同時,互助合作推動尊重人權的移民與移工政策,加深自己的宗教信仰。

新事通訊 第26期

新事通訊 之 勞心、勞力共創美好的社會
近日來,台灣社會真是一片肅殺之氣,翻開報紙到處殺氣騰騰,父殺子、子殺父、夫殺妻、妻殺子女。使我們不免沉思默想,台灣社會究竟怎麼了?中國傳統的價值 與秩序都到哪裡去了?我們是否需要一個新的倫理價值觀,新的倫理價值觀究竟是什麼?從整體社會的角度來看,在今日全球化的潮流衝擊下,低技術勞工與農業加 速式微,高科技及跨國大企業興起;舊有的傳統價值逐漸消失了,新的尚未建立,於是個人、家庭及社會的倫理道德體系崩潰瓦解,社會形成脫序的狀態。但是也不 是如此灰心喪志,世界上仍然是有些人堅持原則與理想的面對家庭和社會,投身於社會正義的工作。

新事通訊 第25期

新事通訊 之 魚固 魚的故鄉
剛才許多原住民朋友分享創業經驗都提到「害怕別人不用他」,而我曾經是個連自己都不要的人,連自己都討厭的人,許多次「自殺」的念頭出現在腦海,因為在我九歲的時候,我的夢想幻滅了,一條百步蛇毀滅了我所有的希望,那一天,我一個人快跑到終點時,百步蛇攻擊我赤裸的左腳,我必須求救,就很快地跑到學校老師宿舍,後來跑不動了,就用手爬,用力的爬著,然後兩隻手都已經流血了,當我爬到老師門口的時候,已經沒有辦法講話,我只有指著我的腳,用手指頭比,讓老師知道我是被什麼蛇咬到的,後來就暈過去了。第三天醒過來的時候,腳已經開始爛掉了,於是我的左腳,就變成畸形,雖然沒有死,但是左腿的下半部都沒有知覺了,啊!就這樣子,九歲以後我開始在地上爬,後來再慢慢勉強練習走路,很痛、仍會流血,為了生存,還是要練習走,當時我埋怨神,為什麼神這樣戲弄我,讓我生存在這個世間,又把我所有的美夢打碎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