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與活動

我怎麼可能比他差?

學生簇擁著一名身材微胖滿臉是汗水的男孩到辦公室來,打量著他一身黝黑的皮膚、一雙古溜的大眼睛、害羞的神情、加上壯碩的身材背著一個大書包,他擦著汗水害羞的低著頭。「 說啊!說啊!快點說啊…」同學們催促著小文趕快表明希望加入課輔班加強課業學習的行列。

終於可以過個欣慰的年了! – 過勞死與職災賠償的曲折

從多年前國道五號遊覽車翻覆事故開始,過勞的議題進入人們的視野,長期高壓高工時導致工程師猝死、疲勞駕駛造成連環車禍、職場過勞導致上班族憂鬱症自殺等相關新聞層出不窮。直到近期藝人高以翔因連續17小時進行高強度運動於拍攝途中昏倒,送醫後搶救無效而宣告死亡,又給社會大眾敲響了一記沉重的警鐘。

因為有你~我變得越來越好

新事竹東工作站原住民課輔班本學期課程亦近尾聲,在結業式上請學生上台做一個心得分享,小花害羞地分享著:「我在新事課輔班已經兩年了~我最想要謝謝我的好朋友小美!因為剛開始進來時我很常講髒話,但是小美聽到時都會在旁邊一直提醒我”不要這樣講啦,很難聽餒”每次我不小心脫口說髒話時,小美都在旁邊一直提醒我,到現在我也發現我自己進步了,不再說髒話了,

跳下去!情境下最好的選擇?

職業災害是每一位勞工都有可能遭遇的問題,職業災害的範圍不單指上班過程中受的傷,就連上下班從家裡到公司的過程中出車禍或遭遇不測,也包含在職業災害的範疇中。儘管爭取權益的過程會很艱辛,傷疤一次次地被揭露、面對不熟悉的法律問題,以及加重經濟負擔的醫療費用始終是勞工們在工作中受傷後擔心的議題,職業災害保護法的保障一直是勞工們最基本的防護網,只是偶爾仍然會有些許模糊地帶。

隨風漂泊的游子 – 外籍漁工如皮球般的處境

阿丁是一位來台工作三年多的外籍漁工,新事的工作人員遇到他是在北部漁港港口邊的報廢沙發上,當時他正躺在沙發上發呆,正愁沒有工作,沒地方住,只能靠港口同國籍的漁工給予食物援助。那時阿丁告知原本他在中部的漁港工作,雇主不要他,跟他解約了,仲介要他自己去找工作,他心想,語言不通怎有辦法找工作,於是就流浪到北部的漁港。後來透過新事的協助,換了仲介也找到了位於中部的新雇主,開始在中部的漁港工作。

家庭幫傭可以安心工作嗎?從職業災害看現實與理想的差距

家庭幫傭不只是移工的工作,也有許多本國勞工以此工作賴以維生,尤其現在退休年齡延後,政府也不斷在推動二度就業,但當這些勞動力投入職場後,從事家庭幫傭的勞工真的可以安心工作嗎?現實跟理想真的一樣嗎?讓我們來看看下面這則故事吧!

老闆不要用我了,所以我變成逃逸移工?

在家鄉時,望著天花板,外面下大雨,裡面也跟著下起小雨來。太太去城市有錢人家幫傭,小孩跟著隔壁鄰居小孩一起在田裡玩泥巴,找不到工作的我只能待在家裡,看看是否有朋友有工作機會可以一起去工作貼補家用。偶然間朋友告知,去台灣工作可以賺到很多錢,可以買土地買房子,讓小孩能上學讀書,生活可以變得更好。於是透過友人的介紹,認識了一位名叫阿萬的人,他專門介紹人去國外工作賺錢。

山中跳躍的精靈

阿德是部落裡的孩子王,經常號令部落的孩子們一起玩耍,從小在山野奔跑爬山涉水難不倒他,身手矯健十足的部落精靈。阿德的爸爸經常酗酒不務正業偶而打零工餬口,媽媽身體健康不佳無工作能力,生活雖然困苦阿德仍經常笑臉迎人樂於山林雀躍的生活。

當職業災害遇上家庭暴力-家庭中的多元議題

許多前來新事求助的勞工和家庭,並不一定只會存在一種問題,有時候狀況是多元而複雜的,社工們在了解勞工的問題後會再根據個案需求幫忙連結相關資源。服務的過程中永遠有未知的謎底等著我們去探索,我們要懂得抽絲剝繭,要懂得將答案排列組合,唯一不同的是謎題總有解開的一天,而人們身上的問題卻不全然有正確答案,端看人們如何去面對。

泰雅青少年的冬日學堂

阿美經常好奇的問:社工姊姊~大學的校慶是怎樣的啊?聽說住在台北都很常搭捷運餒!那捷運是跟部落的愛心巴士一樣嗎?台北的人會很多嗎?台北的夜市跟我們一樣有賣山豬肉嗎?看來阿美非常好奇都市的日常生活,更好奇大學的學習環境。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