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與活動

夏日學堂《紋化》

百戶疑惑地說:「馬紹!明明有比較好走的路,你幹嘛要走那種很難走的路?」 馬紹如獵人般的口吻說著:「你們不懂啦!以前我們祖先就是走這樣路啊!我也要跟隨~」一轉眼馬紹彷彿變成山中的精靈般的穿梭在樹林之間身影消失在山路的盡頭..…

不能說的秘密-移工轉換雇主的潛規則

今年夏天五六月開始,夏天的溫度一直創新高,人們一直往室內有冷氣的地方躲來躲避這豔陽的熱情溫度,但有一群人卻是沒有辦法選擇躲避,他們工作生活在漁港,港口邊的溫度更是炎熱,有時候在大熱天正中午氣溫最高時,他們正在海上作業或是在港邊整理漁貨及漁具,無法因為天氣的冷熱而選擇工作的時間與地方。

自我認同《紋化》

對於原住民來說「身分認同」這議題,在成長過程中將會一直不斷的被主流社會挑戰,從出生到進入學校、職場,原住民孩子一步步慢慢的認識自己的身分、了解自己的文化。過程中會有許多事情來影響自己對於文化的認同,像是一些常見的刻版印象、歧視,對原住民學生來說都是認同自己的一道阻礙。

把愛傳給你

小婕貼心的說:「社工姐姐!等一下我去到行動不便的長輩家裡,我們可以幫他們把粽子拿去冰箱冰起來~這樣他就不用再自己去冰,我怕他們會跌倒!」 小楷接著說:「對阿!就順便幫他拿進去啦,我們也可以幫忙整理下環境,讓阿公開心一點。我覺得我們今天好像在體驗一日社工餒!」

勞基法的破洞-職災家事勞工的孤軍奮鬥

勞基法在民國73年7月30日公布實施,希望透過這把大傘來保護廣大勞工朋友們的權益。可是這把大傘,也有遮不到的角落…… 黃小姐1年前受一戶富有人家雇用,擔任家庭清潔工,負責打掃家中環境、修剪庭園、倒垃圾等工作,雖然過程辛苦,但黃小姐仍然努力工作,也和這戶人家相處融洽。然而有一天黃小姐在整理環境的時候從樓梯跌落受傷,一切從此變調……

牙痛VS.移工的困境

卡地曼來自東南亞國家的一個偏鄉地方,來台從事外籍漁工工作快一年,某天突然牙齒疼痛不堪,完全無法工作,臉頰腫向雇主反映,希望雇主可以帶他去看醫生,但由於雇主忙於工作,就請卡地曼自行聯絡仲介。仲介在卡地曼第一次到台灣帶他去雇主家後,就再也沒有碰過面,也沒有聯繫過,其中一次工作滿半年的健康檢查也是外包醫院協助。當卡地曼嘗試聯繫上仲介時,發現仲介沒有翻譯人員,呈現一個雞同鴨講的狀態。

頁面